核电科普
您的位置: 首页 > 核电科普 > 正文

核科普不能一蹴而就,得有耐心

2019-07-21    来源:科技日报      []
       “从常理来讲,开展科普工作应该把一些必要的知识告诉别人,别人理解了,才会支持你。但即使在高校,核专业也是比较小众的专业。”记者6月18日参加生态环境部(国家核安全局)、国家能源局、国防科工局组织的“媒体核电行”活动,走进秦山核电。谈及“核谐共生”的主题,秦山核电新闻发言人助理徐侃坦言,科普内容是深一点还是浅一点,难以平衡。
 
       他解释,因为专业性太强,人要听明白核安全的一些基本要素、核电发电的一些基本原理,必须有一定的专业文化背景,否则到大街上随便找个人给他讲这个,根本没有用,而且可能越描越黑。如果考虑公众知识背景少讲一点,或者光讲面上的东西,对方会认为藏着掖着,光说大话,并反问:日本人的管理水平不高吗,美国人的管理水平不高吗,为什么他们出事故了?如果解释与发生事故的核电站堆型、设计不一样时,对方又认为答非所问。
 
       上世纪70年代,全世界出现石油危机。我国东部沿海城市也出现能源短缺的问题,上海因能源短缺已影响到工农业正常生产。周恩来总理曾指出:从长远看,要解决上海和华东地区的用电问题,要靠核电。
    
       经过多方讨论,作为我国大陆核电零的突破,秦山核电一期选址浙江秦山一个叫卧龙岗的地方:方圆十公里没有大中型企业,五公里内只有一百人,一公里内没有人烟。
  
       采访中,秦山核电总经理助理董军成随手举起手边一张信笺上的秦山核电全景图:大家看,老乡的房子已经离核电站越挨越近了。
    
        “用我们的行为去影响他们,我觉得这个很重要。”董军成告诉记者,附近老乡的大头菜曾经卖不出去,公司就组织大家买,大家现在喝的也是海盐本地产的茶叶。“我们是想告诉大家,核电不可怕,而且很安全。”
 
       “我们都住在离厂区只有十公里的地方,并且年轻人不断进来,和当地人结婚生子,有了下一代。退休的人也不回老家,继续在这里安居乐业。”在徐侃看来,核电人的日常行为,已达到了沟通交流的效果。
 
       一年半前,耗资2.5亿元的全世界最大核电科技馆向社会开放,至今已接待参观者8万人次。
 
        “如果你去和周边村民聊,他们可能还有一些疑惑,但至少已接受了核电。”徐侃告诉记者,如果国内其他县市想上马核电项目,基本上都要到秦山核电遛一圈。
 
       秦山核电的科普经验可以复制吗?徐侃坦言,有一定参考借鉴意义,但要完全复制难度也很大。秦山核电开始建设于计划经济时代,更多依靠政府动员、群众支持来开展工作。但他表示,项目当时同样面临征地、拆迁问题,甚至需要专门成立支援秦山核电重点工程办公室来支持项目推进。“核科普很有必要,但也得有一些耐心,不要指望一次就能讲清楚。”
 
       核电产业发展服务局副局长姚冬明表达了类似观点:核科普是一个长期工作, 不是一蹴而就的,而且地方人员知识结构、年龄结构也在不断发生变化。他告诉记者,为让年轻人接受核电,多年来海盐县给每家每户免费赠送的年画年历,都会印上网址、公众号等信息,引导公众查看网站上公布的秦山核电周围环境空气质量数据,增进对核的认识、了解。

烟台市莱山区山海路117号内一号烟台总部经济基地 联系电话:0535-3973122

版权所有 ©2017 烟台核电研发中心 鲁ICP备05002083
技术支持:胶东在线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