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电科普
您的位置: 首页 > 核电科普 > 正文

核电相继并网 乏燃料处理产业发展潜力显现

2018-12-13    来源:中航证券      []
       今年6月29日EPR全球首堆台山核电1号机组并网发电,6月30日,AP1000全球首堆三门核电1号机组并网发电,两大核电站在近日相继并网发电。之前由于三代堆首堆建设和技术发展缓慢,我国近两年没有批复新的核电项目,但随着AP1000和EPR批准装料,AP1000全球首堆三门核电1号机组以及EPR全球首堆台山核电1号机组相继并网发电,意味着我国核电订单即将迎来新的一轮增长。
 
       随着核电发展,核电站将会大量产生经受过辐射照射、使用过的核燃料,这种含铀较低的核燃料称为乏燃料,乏燃料无法继续维持核反应,但又具有放射性,因此我们不得不考虑乏燃料处理的问题。
 
       根据《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2011-2020年)》以及核电十三五规划,预判到2020年我国核电总体装机容量将超过5800万千瓦;每年产生乏燃料将超过1000吨,乏燃料累计总量将超过8000余吨,乏燃料处理需求加剧。但我国相较与其他国家,乏燃料处理建设显得相对滞后。目前世界上乏燃料后处理能力最强国家的前二名是英国、法国。英国和法国都是核电大国,也是核武国家,不论从军用还是从民用上来说,发展乏燃料后处理都是必须的。目前全球现有的商用乏燃料后处理能力为5210吨/年,英国乏燃料处理能力为2700吨/年,法国为1700吨/年,这两个国家承担了世界上大部分乏燃料的后处理工作。仅次于英国和法国的是俄罗斯,俄罗斯作为老牌的核电大国,每年核处理为410吨。印度当年自力更生研究核武器,在60年代便掌握了乏燃料后处理技术,目前,印度的乏燃料后处理能力达到了410吨每年以上。而我国核电发展起步较晚,成熟的商用大型乏燃料后处理厂还未建成,仅有大亚湾核电厂乏燃料水池和田湾核电厂乏燃料水池以及已经建成的离堆乏燃料湿法储存设施也已经接近存储最高限制。乏燃料后处理和再循环已然成为中国核燃料循环中最薄弱的环节,乏燃料处理问题迫在眉睫。
 
       2016年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印发《能源技术革命创新行动计划(2016-2030)》中“乏燃料后处理与高放废物安全处置技术创新”成为了核能行业技术两大创新重点之一。在“十三五”规划纲要中,也明确了十三五期间要“建设5座中低放射废物处置场合1个高放射性废物处理地下实验室”,核废料处理作为百大工程项目之一,已经提升到了国家高度。
       随着《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2011-2020年)》发布以及十三五规划中国家对核电表现得高度重视的态度,我国核电相关企业已开始加大投入力度,尤其是对乏燃料处理。
 
       2016年7月,台海集团和安泰技术合资的安泰核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已具备年产300吨中子吸收材料的生产能力。据工程物理研究院测算,未来十年国产中子吸收材料可替代50%-80%的进口。我国中子吸收材料年均市场规模有望达48亿元。 2017年12月,中核集团科技专项“龙舟-CNSC乏燃料运输容器研制”项目中原样机验收通过,标志着中核集团成功自主研制了大型乏燃料运输容器,填补了国内空白,对中国乏燃料运输具有里程碑意义。由于我国现有乏燃料水池已接近饱和,且大型乏燃料处置场建设工程周期较长。预计未来十年对乏燃料的装罐、运输、贮存需求会大幅增长。

烟台市莱山区山海路117号内一号烟台总部经济基地 联系电话:0535-3973122

版权所有 ©2017 烟台核电研发中心 鲁ICP备05002083
技术支持:胶东在线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