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您的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正文

台山核电站:中法合作从“师徒”变为伙伴

2019-07-21    来源:中国新闻网       []
       1978年,百废待兴的中国打开了国门。通过引进外资和法国技术,中国大陆第一座大型商用核电站——大亚湾核电站就此诞生。
 
       当时,大亚湾核电站设备国产率不到1%,连钢筋水泥都需要从国外进口。经过近40年的发展,中国逐渐成为世界核电大国,实现了从无到有、从弱到强。
 
       与此同时,中法也从核能合作的“师徒关系”转变为合作伙伴。台山核电站就见证了这一改变。
 
       台山核电一期工程是中法两国能源领域的最大合作项目,由中国广核集团、法国电力集团和广东粤电集团共同投资组建的台山核电合营有限公司负责建设和运营。
 
       2009年,台山核电1号机组正式开工建设,是全球第三台开工建设的EPR三代压水堆核电机组。台山核电站采用的EPR技术是由法国电力集团和法马通共同开发的第三代核电技术。
 
       后来居上的台山核电1号机组,成为EPR全球三代核电机组的首堆工程,
 
       这条“首堆”之路,充满了坎坷。
 
       在建设前期,台山核电主要遵循国际已有经验。但到了2012年,国际上已经没有经验可循。台山核电当时面临两个选择,一是暂停建设,二是走自主创新之路。
 
       由于核电站是世界上最复杂的工业系统之一,在没有经验参考的情况下,向前推进将面临很多不确定性,国际同行也不太看好。但台山核电还是决定继续走下去。
 
       朱小霞在这个关键转折点来到了台山核电,她是一名电气调试工程师,也是首堆启动项目唯一的女成员。
 
       作为核安全的验证和保障者,台山核电调试团队身上的担子很重。“台山是首堆,它采用的励磁调节设备,又是核电首次应用。虽然很难,但是能够极大满足人的求知欲。我的师傅当时跟我说,他来台山,就是因为这里‘有搞头’!”朱小霞说,“我们一旦发现问题,心里就像压了块石头,放不下,睡不着。不到那种实在没辙的时候很难去休息。”
 
       像朱小霞一样,电源切换试验工程师颜旭也特别不服输。他回忆,由于EPR是法国人的技术,前期常常会有技术受制于人的痛苦。
 
       颜旭说,在台山核电1号机组进行BAS103试验时,因为仪控系统的一个卡件问题直接导致试验停工。当时,法方的初步结论是:由于涉及仪控、工艺等方面问题,在给出分析结论前,这个试验只能中止。
 
       “试验做到一半,结论还需要法方给出,我们的心情其实很复杂,有沮丧、有失落,更有不甘心!我们就想,为什么自己不能把这个问题分析清楚呢?”颜旭说。
 
       尽管已经凌晨两点多,颜旭和几个试验人员还是留下来分析资料、寻找结论、模拟验证。熬到凌晨四五点,终于找到了一个通过修改软件解决问题的方法。
 
       第二天开会时,法方设计部门也给出了一个变更方案,是通过修改硬件来解决问题,会直接导致BAS试验停工3个月。“我们的方案和法方方案最终效果一样,但只需要2-3天就可以搞定。最终,我们的方案得到了认可。”
 
       这样的案例还有很多。“我觉得我们真的逐渐开始从师徒关系转变为合作伙伴。”颜旭说。
 
       当前,台山核电1号机组已处于同类机组的首堆位置,且持续向国外同类机组输出成功做法和经验。2015年,中广核与法国电力集团签约,共同建设英国核电项目,这是中国在英国及欧洲最大的投资项目。

烟台市莱山区山海路117号内一号烟台总部经济基地 联系电话:0535-3973122

版权所有 ©2017 烟台核电研发中心 鲁ICP备05002083
技术支持:胶东在线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