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您的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正文

贸易摩擦潜在影响 中国核电微妙时刻

2018-12-10    来源:中国经营网       []
       11月上旬,一场国内举办的核电设备采购签约仪式上,热闹的签约仪式刚刚结束,台下的中方代表紧锁双眉,仔细听着翻译的话,翻译的另一边坐着来自俄罗斯的企业代表。
 
       “不用着急,一切都会很顺利的。”俄罗斯代表安慰大家。
 
       据记者了解,中俄双方将合作建设田湾核电7、8号机组及徐大堡核电3、4号机组。
 
       这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时期,中美贸易摩擦以来,中国核电的未来走向正处在一个转折时期——从美国技术向俄罗斯技术转折,这种转折是从技术到设备的全面的探索。
 
       未受明显影响
 
       “我们的合作还在继续。”美国西屋电气公司驻中国的代表向记者表示。当记者问及是否受美国核电限制出口政策影响时,他表示:“每个人对字面上的理解都不一样。”
 
       而不久前,美国能源部以莫须有的中国可能将美国核技术转移到新一代中国核潜艇、核动力航空母舰等军用技术上为借口,发布禁令,将严格限制民用核技术输出中国,此限制立即生效。
 
       据了解,美国核安全局针对中国民用核能发布新合作框架,对与中国的民用核能合作提出多项限制条件,包括禁止出口与美国有直接的经济竞争,如华龙一号,以及CAP1400的美国专有设备;维持原AP1000技术转让范围,范围外的相关技术、设备均禁止转让;禁止小堆和非轻水先进反应堆的出口,禁止2018年1月1日后的新技术转让;禁止与中广核进行相关技术、设备转让。
 
       多年前,中国便购买了美国西屋电气公司的民用核电技术,基于这一技术建设而成的世界上第一批AP1000核电站分别在海阳和三门建成,部分机组已经实现了商业化运行。
 
       与之合作的中方代表也向记者承认了这种合作的延续性。
 
       “目前与美国西屋公司的合作主要在核电技术方面。”与之合作的央企高层向记者表示。
 
       当记者问及是否受到中美贸易摩擦影响时,他表示:“还没有”。
 
       他随后表示,使用美国西屋技术建设的“三门和海阳核电站都投产了。”
 
       在AP1000的装备国产化方面,该人士表示:“超过80%的装备都可以自主生产。”
 
       从2006年开始,国务院就开始正式思考中国未来的能源在哪里,中国究竟要采用什么样的核电技术,当年年底,一份报告上传至国务院,这份报告经历了多位专家的反复评估及国内外的现场调研而来。报告的结论是,中国要发展第三代核电技术,这项技术来自美国西屋的AP1000。
 
       在引进AP1000技术时,中方提出了“三个百分之百”的要求,即百分之百满足首批4台机组工程建设需要,百分之百保证AP1000技术的完整转让,百分之百实现AP1000关键设备的国产化。其中,实现关键设备国产化尤为重要。
 
         中俄合作
 
       今年6月,中核集团与俄罗斯国家原子能集团签署《田湾核电站7/8号机组框架合同》《徐大堡核电站框架合同》和《中国示范快堆设备供应及服务采购框架合同》。这是迄今为止中俄最大的核能合作项目,签署的合同总金额超200亿元人民币,项目总造价超千亿人民币。
 
       根据合同约定,中俄将在田湾和徐大堡厂址合作建设4台VVER-1200型三代核电机组,双方将在中国示范快堆项目中开展设备供货和技术服务合作。
 
       据知情人士透露,俄罗斯方面一些核电出口的细节还在审批之中,俄罗斯VVER-1200型技术取代美国西屋的AP1000正在加速。
 
       据了解,中俄双方将合作建设田湾7、8号机组及徐大堡3、4号机组。而徐大堡的1、2号机组则是美国AP1000技术的机组。
 
       据记者了解,AP1000的设备订单或将转移到别的项目上。
 
       因而,俄罗斯VVER的应用已经箭在弦上。俄罗斯原子能建设公司正在上报等待审批。
 
       “一些设备生产需要中长期的准备,我们有一些着急。”一家核电设备生产企业人士表示。
 
       微妙时刻
 
       其实,国家电投、中核以及广核集团三足鼎立,各自代表不同的技术,分别和美国、俄罗斯以及法国合作。
 
       未来,哪种技术走强,则代表着企业在行业内的“气场”。
 
       由于美国政府明确指出了对AP1000和CAP1400的出口限制,刚刚获批CAP1400建设权的国家电投,显得无比尴尬。
 
       据了解,国家电投对位于石岛湾的CAP1400申请多年,刚刚获批,却又传来美国制裁中国核电的“消息”。
 
       “CAP1400主要重大设备我们已经研制成功了,主泵也能自己产,样机经过了连续运行考验,达到设计参数。”核电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
 
       国家电投的高层则相对保守,“AP1000技术里有超过80%的设备,我们可以自己生产”。
 
       近日,国家能源局中国核电发展中心主任张旭波对外表示,“近期美国出台新规,增加对我国出口核能科技管制,但总的来说,除少量核心元器件、芯片、原材料外,整体核电系统、集成和装备制造能力是能抗风险的。”
 
       《中国核能发展中长期规划(2012-2020年)》指出,到2020年,中国在运核电总装机容量将达到5800万千瓦,在建机组总装机容量3000万千瓦,这一目标基本可以实现。到2030年,中国核电规模预计将达到l.2亿~1.5亿千瓦,发电量占比约8%~l0%,核能在能源结构中将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届时中国将成为世界最大的核电国家。
 
       张旭波称,我国已成为当前全球核电建设经验最丰富、运行业绩最好、人才储备最充足、发展前景最好的核电大国。在新一轮核电发展中取得了宝贵的比较优势,有望引领未来全球核电产业发展。

烟台市莱山区山海路117号内一号烟台总部经济基地 联系电话:0535-3973122

版权所有 ©2017 烟台核电研发中心 鲁ICP备05002083
技术支持:胶东在线网站